生命的热情何在

Adore:


如果我只保留一本关于高更的书,那么就是这一本了。


是啊,蒋勋等人也写过高更的画传书;但即便是最会审美的作家,也不如画家本人的手记来得直接。


艺术的魅力源于真实,当一个人带着剖析内心的真实,记录下人生,记录下创作的真实,——这本身已经是艺术品。




高更是我最喜欢的画家。就目前来看,可供我喜欢很多年。


今年已写过《Noa Noa 生命之美》,这本书就是Noa的出处及原作。


历史上有很多著名的出走,比如陶渊明,王阳明,弘一法师,三毛;对应到国外艺术史,高更绝对是最佳代言人。




马克吐温说,人生最重要的两天,是你出生的那天(人们年年都会庆祝),和你明白你为何活着的那天(后者才应该大张旗鼓庆祝)。


高更的让人尊崇,并非故意忤逆现实,抛弃文明;而是在新的居住地,他解放了天性,并由此找到了生命的依归。


绘画固然是天赋之一,但能找到天性所爱,并有途径舒展它,释放它,这才是自由和生命




有人也许会有疑问,为什么有的人常常充满热情,似乎没有烦恼,永不疲倦,这种热情和能量从何而来呢?


其实并没有热情不热情这回事。而是,生命本身,就是热,就是力量。


你看自然万物,它们有热情吗?并没有其他表现,它们自身的生命力就是人类所说的“热情”。




当生命充满生命力,对光,热,爱,知识,创作,一切的一切都包含渴望,那么它的热情源源不断,就顺理成章了。




“生活中无趣的人已经太多,人们在城市里孤独地行走,尽管身体互相依傍却不了解彼此。人们具备语言能力,却只局限于陈腐和平庸。在整个价值体系里,个体被牢牢捆绑。每个人希望获得他人的肯定,把时间浪费在应酬上,渴望因财富带来的尊重,心甘情愿为财富浪费时间。”


这是推荐序中的一段话。


如果好好回想,占据生命的时间,每天每年,都用在何处,也许会有助于找到马克吐温说的最重要的第二天。




高更直奔塔西堤岛而去,夜晚屋前的竹子和芦苇在与月光嬉戏,他清楚地意识到,身处自由的空间,与自然为伴。


安宁的灵魂,如同时有波澜的大河,终于可将所见所想,尽赋予笔端。


文明一点一滴从他身上消逝,变得和动物一样自在,于是属于人或者动物的欢愉,他都在享受了。


万物都是静,万物都在动,这种和谐,慢慢发散一种独特的香,塔希提人称之为Noa。




这本书,这个人,有很多值得探求的地方,但我不急,完全可以随着时间,随意拈来一点两点。


画作上的人都成画了那么久,高更也已是百年身,都不会跳出来,因为偷懒而打烂某人的屁股。




查看一个人的手记,真如查看一个人的心,不论他有怎样的勇敢或怯懦(肯定有啊),这是他的世界。


高更做到了,纯粹如画,也真实如画。

评论
热度(11)
  1. venusroseAdore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火志溟Adore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我并不懂绘画,更不了解画家,却总是不自量力的尝试写出来。对于高更的认识,也止于《我们从哪里来?我们是

© venusrose | Powered by LOFTER